空山新雨后

【胡靖/楼诚衍生/满嘴跑火车的欢乐逗】哎,下斗了!【160-172】

要追的连载

Dasiv:

哎,下斗了!【160-172】




2017.5.13




更新链接: 【1-15】 【16-25】  【26-37】 【38-46】 【47-55】


【56-63】  【64-70】【71-78】【79-84】【85-94】【95-111】


【112-122】【123-138】【139-149】【150-159】




160.


深山老林其实跟沙漠有点像


越往深了越不好走,容易迷路。


一开始的时候几个人还能判断一下跟着山的走向和地形走


后来两个小时过去了


几个人就只能靠着指南针和胡八一的那个罗盘了。


“这环境气候也太好了,你瞅瞅这草长得,哪还看的见路。”胡八一看着长得比自己还高的杂草无语的说


觉得放眼望去这地方就是一片疯长的高粱地。


 


161.


其实光是草也没什么


就像胖子说的,


放眼望去一片绿挺好,就是看着有点素,看久了确实容易饿。


但是胡八一更怕的是这地方也受了毛主义光辉的照耀,落实了社会主义的大发展。


毕竟,万一动物也向植物看齐了,


那他妈就扯淡了。


 


162.


进山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胡八一和胖子跟着萧景琰走


因为萧景琰过去属于一路领兵打仗过来


所以在基于考虑到翻山路有马的情况,


都是顺着有水的地方走。


后来二十分钟过去了。


萧景琰看到了小溪。


“就在前面了,看见了吗。”萧景琰说


“看见了。”胡八一说


“个头还真不小。”胡八一盯着看着不远处趴在石头上的蝾螈继续说


确定了这是一块儿被毛主席的光辉照耀的大地。


 


163.


就单纯说物种的话这蝾螈倒是没什么。


胡八一过去也见过。


东方蝾螈,外号中国火龙


听着特牛逼,但其实就一中药


而且随着后来国情发展越来越好,手头有钱爱养动物的人越来越多


这哥们基本上就沦为饲料和鱼食了。


仔细想想还挺惨的。


 


164.


不过就事论事,胡八一他们遇见的这个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首先这产地不对。”胡八一说


“这种蝾螈东边儿才有,而且得是海拔100米以下的河流里,别的不敢说咱们现在这高度海拔至少过1000米了,都超北京香山了。”胡八一肯定的继续说


“还有呢?”萧景琰问


“还有就是个头。一般来说这个品种也就长到六到八厘米,你再看咱们看见的这些。”胡八一指着那些石头上的继续继续说


觉得八厘米那他妈根本就是扯淡.


少说一米二,


上车都得买票了。


 


165.


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


三个人蹲在在水边和这几条蝾螈干瞪眼了半天。


毕竟东方蝾螈外皮有毒性,通常来说对人没事


但是长这么大的就还真不敢说


后来半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半人类宣布了这次对视战斗的失败。


一方面是因为溪流这种活水真要有毒,水里不应该有植物有鱼


而另一方面是因为胖子已经喝上了。


“喝完水被不被它们毒死不知道,咱们再在这装蘑菇我他妈就要被太阳毒死了。”胖子实事求是的说


 


166.


后来三个人坐在石头上喝水


然后三个人一起看着马喝水


然后胡八一和萧景琰看着胖子在晒的最暖喝的那块儿大石头上打滚。


可能是因为胖子太白了


也可能是因为刚才看了一片绿太素了。


所以乍看之下胡八一和萧景琰都觉得胖子就好像是一块儿在铁板上烤的冒油的五花肉。


 


167.


当时胡八一觉得胖子这人越来越回旋


“挺大人越活越抽抽,你插队那会儿大太阳底下一下午都没事,这会儿半小时你就不行了?”胡八一问


“不是,这真不赖我,实在是萧爷往那一蹲太吸热了,我看着他都热。”胖子实话实说的答


然后胡八一看了看萧景琰一直扣脑顶上的黑色鸭舌帽


发现还真有点。


 


168.


“别说啊,是挺像蘑菇的。”胡八一若有所思


“你买的给我的。”萧景琰想都不想的说


胡八一无语凝噎。


 


169.


就像胡八一后来感慨的。


为什么封建社会会完蛋?


皇上都会推卸责任。


 


170.


再往林子深处走马就已经不想去了。


当时胡八一想了想,跟萧景琰和胖子说把马拴了。


“今天也不早了,就到这吧。把裤腿衣口都扎紧了,明天背着装备徒步。”胡八一说


“那马就放这?”胖子问


“嗯,这生态环境你们也都看见了,指不定草里的虫子多大个。”胡八一点了点头


“咱们全副武装好歹手里有武器,骑马进去这马十有八九就出不来了。”胡八一肯定的继续说


 


171.


印象里当时萧景琰对胡八一这个举动还挺意外。


“有什么可意外的。”胡八一淡定的说


“虽然这些马是咱们花钱借的,但是那也是咱们一起进来革命的好伙伴。”胡八一淡定的继续说


“一般这话只有军人会说。”萧景琰忽然说


“我曾经是军人。”胡八一轻描淡写的说


然后回头看着萧景琰。


“不信吧。”胡八一不以为然的继续说


“不信我给你讲讲啊?”胡八一不以为然的继续继续说


 


172.


当时萧景琰没说话。


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人噎过自己还是因为信息量太大。




-----


↓↓↓


这里打一发广告嗷嗷嗷!楼诚团子系列出实物啦!【宣图请点我】


楼诚漫本通贩链接:【点我!】


楼诚钥匙扣和立牌通贩链接:【点我】


楼诚/胡靖手机壳通贩链接:【点我】



蔺靖完结中长篇周年回顾『DLM-0501』

艾瑄:

大家好我活着回来了。


之前有位朋友点了蔺靖,希望有旧文。于是这是一个“琅琊榜”开播一周年内(2016.9.19之前)完结的蔺靖中长篇(全文三万字以上)整理。


关注我的朋友或许有发现我前阵子在挖坟搞事情……(其实并没有人发现)(谁管你啊)总之如果膈应到了哪位圈中前辈实在是抱歉,给您作揖赔不是了,可以私信我,看到立刻删条目。


不介意的话,来,吃下这记洛阳铲。






981741978


《不如归去》
正文17章+番外2篇




aysdnshgh雨打芭蕉桃红柳


《上与浮云齐》
正文30章+番外4篇


《褐岩》景琰黑化
正文33章+番外8篇


《恰似你的温柔》现代AU
正文19章+番外4篇




阿不


诗一行
正文10卷100章




艾米丽的油画


尘心
正文55章+番外1篇


撷花客》ABO
正文46章+番外4篇


云端谣》ABO
正文49章




坂田氏推土机


呦呦鹿鸣




不羡归


江山·河山
正文30章+番外5篇




不要污


赤血难殷》互攻 靖王黑化
正文11章+番外2篇+前传1篇


南亭望
其他CP:萧庭生/萧玄渚
正文20章+番外1篇




尘唐


铁马冰河
正文57章+番外7篇+小剧场7篇




初目一


逍遥最好》江湖AU
其余CP:殊琰
初见篇1章+本篇6章+后续1章+番外1篇




此地人间。


《锦鲤抄》人鱼AU
正文15章+番外5篇


《王台》ABO 生子
正文33章




Di_xingsi


《相思入画》
 |  |  |  |  |  |  | 
 |  | 十一 | 十二上 | 十二下
十三 | 十四 | 十五 | 十六 | 终章
番外《可堪如旧》 | 




Diane


《逝水东流》
正文65章




大橙子与猫殿下


《技巧系列》
正文10篇+番外10篇




大周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其余CP:凌李(偶尔掉落)
正文18章+番外1篇




鸽肥哥不肥


寸光
正文20章




顾翎烨


《大梁捉妖记》捉妖AU
 |  |  |  |  |  |  |  |  | 
十一 | 十二 | 十三 | 十四 | 十五
十六 | 十七 | 十八 | 十九
番外


《神君二三事》仙侠AU 养成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Icenow


七公主逃婚记》ABO
正文30章+番外5篇




机智的蓝瘦子


金缕曲
其他CP:楼诚、正泽
正文47章




简装书走肾版


《浮生愿》
正文20章




九禾禾


《莫如长相守》
正文24章+番外2篇




狂岚暴雨的相遇


十殿生》冥府paro
其他CP:楼诚、凌李


娑婆世界


不梦闲人不梦君




Lantheo


昔别春风起
正文7章+番外1篇




栗子九


《晨时景颜》
正文13章+番外3篇




灵寒舞纪


《燕帝秘史》视频配文
第一章 上山 | 第二章 下山
第三章 权谋 | 第四章 生尘
第五章 滑族 | 第六章 约定
第七章 东宫 | 第八章 始觉
第九章 久逢 | 第十章 别离
第十一章 后觉 | 第十二章 新婚
第十三章 密函 | 第十四章 归来
第十五章 违约 | 第十六章 送别
第十七章 望月 | 第十八章 夏江
第十九章 召回 | 第二十章 承欢
第二十一章 赐死 | 第二十二章 下葬
第二十三章 空坟 | 第二十四章 再见
第二十五章 终得
番外一 谣言 | 番外二 失算




凌海樱



正文11章




琉白evenstar


营销战争
琅琊榜全员向
正文22章




六营长


《一寸相思》
 |  |  |  |  |  |  |  |  | 
十一 | 十二 | 十三 | 十四 | 十五
十六 | 十七 | 十八 | 十九 | 二十
二十一 | 二十二 | 二十三 | 二十四 | 二十五
二十六 | 二十七 | 二十八 | 二十九 | 三十
三十一 | 三十二 | 三十三 | 三十四 | 三十五




楼诚好大一个洞


《花非花》
其余CP:楼诚
正文13章+番外5篇




朴三


《春风一渡红颜老》重生梗
正文96章+番外3篇
电脑端戳此解锁全文。
客户端戳此阅读开篇。(100个链接都做出来我就不用干别的了……sry)




谦金


尊前是故乡》双结局
正文19/20章




人微言轻


城上三更》灵魂互穿梗
其余CP:楼诚、苏流苏
正文11章+番外3篇




肉肉月半子


《三生三世戒•情人》前世今生梗
其余CP:楼诚、凌李
正文91章+番外4篇




三千世界狗带


《Every Dog Has Its Day》现代AU 年下 ABO
1 | 2 | 3 | 4 | 5 | 6 | 7
番外1《你好撩,你好撩,你好撩撩撩撩撩
番外2《开荤记
番外3
番外4  |  | 


《狗路难》ABO
 |  |  |  |  |  |  |  |  | 
十一 | 十二 | 十三 | 十四 | 十五 | 十六
番外




涉皑


《料青山》ABO
其余CP:楼诚
楔子+01 | 02 | 03 | 04 | 05
06 | 07 | 08 | 09 | 10 | 11
12 | 13 | 14 | 15 | 16 | 17
18 | 19 | 20 | 21 | 22 | 23
24 | 25 | 26 | 27 | 28 | 29
30 | 31 | 32 | 33
番外一《霜雪天涯》 |  | 
其余CP:萧景桓×渝琛
番外二 (试阅)




兔子不吃草


《人有再少年》重生梗
 |  |  |  |  |  |  |  |  | 
十一 | 十二 | 十三 | 十四 | 十五 | 十六
十七 | 十八 | 十九 | 二十 | 完结章
番外1《宠妻无度
番外2《白首之约》主苏凰
番外3《鸽子的饲养
番外4《狐朋狗友




万籁微光


《殿下忘了,我替殿下记着》失忆梗
正文13章+番外3篇




无处安放的秘密


绿腰舞困桃花帐
正文23章
后续《剪袖集
正文9章+番外2篇


冶兕
正文17章




捂脸的小马甲


《半世》ABO
正文27章+番外1篇




汐酱_最爱洒狗血


《同归》灵狐报恩梗
正文43章+番外2篇


《金风玉露》和亲梗
正文39章+番外3篇




熊纸


丑将军与美人儿》军旅
正文5章




烟草一川


《必入歧途》
正文11章




一只阿宸


缘尽世间




宇宙爆炸


《青玉案》
楔子
1 锦瑟华年谁与度
2 第四阳关云不度
3 笑语盈盈暗香去
4 试问闲愁都几许
5 蛾儿雪柳黄金缕
6 绮窗朱户,惟有春知处
7 一川烟草
8 飞云冉冉蘅皋暮
9 满城风絮
10 梅子黄时雨
11 宝马雕车香满路
12 凌波不过横塘路
13 东风夜放花千树
14 | 15 | 完结+尾声
番外《草色烟光残照里


《如梦令》
第一卷  |  |  |  |  | 
第二卷  |  |  |  | 十一 | 十二 | 十三
    十四 断简 全简 | 十五  
    十六 | 十七 | 十八 | 十九
第三卷 二十 | 二十一 | 二十二 | 二十三 | 二十四
    二十五 | 二十六 | 二十七+尾声
外传《郎骑竹马来》1-3 | 4-5




Z如故


《此情无关风月》
正文31章+番外2篇
 |  |  |  |  |  |  |  |  | 
十一 | 十二 | 十三 | 十四 | 十五 | 十六
十七 | 十八 | 十九 | 二十 | 二十一 | 二十二
二十三 | 二十四 | 二十五 | 二十六 | 二十七
二十八 | 二十九 | 三十 | 三十一
番外一《踏雪寻梅
番外二《韶光换




只是一块小甜饼


《解衣归》
序其一•顽石 | 序其二•璞玉
(一)解袍 | (二)采撷 | (三)双梅
(四)初遇 | (五)相识 | (六)知交
(七)亲征 | (八)战渝 | (九)凯旋
(十)映霞 | (十一)坦言
(十二)情定 | (十三)余生
番外一•良宵






鞠躬。


// 点我看艾瑄的其他整理帖




参考:


[1] 九曲霜绝,《年末文单:如果让我再推一篇》,2017.03.15
[2] 九曲霜绝,《楼诚一周年纪念文单》,2017.03.15
[3] 九爷,《开学快乐包!非典型扫文&推荐(四)蔺靖蔺26/02/2016》,2017.03.16
[4] 玉靉莞,《【楼诚】扫文》,2017.03.17

春風一渡紅顏老(五)

朴三:

蕭景琰就這樣在瑯琊閣上住了下來,可他手底下終究還有一眾將士要管束,如今他與列戰英一同離京,思慮下來,還是決定讓列戰英回京一趟,親寫家書兩封,一封給母親,另外一封則是上呈梁帝的。

“什麼?殿下是要屬下先行回京?”

說實在的,當初跟隨蕭景琰離京,就是為著下頭的弟兄們不放心殿下安慰,才選了他隨行,可誰知這才剛上瑯琊山,殿下就要攆他走了。

“是,我總歸擔心母親,可小殊這裡我也放不下,讓你先回去一次,也是為了讓母親安心,若是母親放心不下,你再來尋我便是。”

蕭景琰雖一向都十分好說話,可性子卻執拗得嚇人,不然當初林殊也不會給他取個“水牛”的別號,這一點,列戰英自是再清楚不過,只好不再分辨,只是剛要應下來,又想起瑯琊閣那位十分不正經的少閣主。

“殿下,屬下覺得,殿下平日里還是與那位少閣主保持一點距離為好。”

“哦?這是為何?”蕭景琰不解,出聲相問。

“這…”列戰英本想說那位少閣主怕是對自家殿下圖謀不軌,可這本就是沒影兒的事兒,何況自家殿下又一向不喜歡他們這樣以己度人,便也不好說什麼了。

看出列戰英面色為難,蕭景琰輕吖一口茶,忍不住看了一眼茶壺,沒想到這瑯琊閣上用來待客的茶都是如此上品。

“藺先生風趣瀟灑,又正直磊落,且藺先生既為瑯琊閣少主,定是博文廣識之人,何況小殊的事情我還有很要要請教藺先生,你怎好說這樣的話?我總叫你們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怎的還是如此猜忌旁人?”

如今的蕭景琰自是不願旁人說藺晨一個字的不是,只是又不好因著這點子事情就為難列戰英,也只好溫吞解釋一番。

聽蕭景琰如此說道,列戰英也就更不好再說什麼,只好告退會自己的客房去收拾行囊。

翌日一早,列戰英拜別了蕭景琰與瑯琊閣眾人,啟程回京了。

“美人兒殿下,我聽說您那位美人兒侍衛很是不喜歡我呢。”

耳邊被人輕輕吹了一口氣,蕭景琰不禁縮了縮脖子,扭過頭去時,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只是後頸處染出的紅暈卻出賣了他。

“戰英年紀還小又一向心直口快,不過他對先生並無不敬,煩請先生不要見怪。”

“既然美人兒殿下都這麼說了,那我怎麼還好見怪呢?”藺晨調笑一句,雙手揣在袖口中,“再說了,我家那個老頭子早不知罵過我多少回了,他也不瞧瞧他自己那德行,年輕時候乾得荒唐事兒可也不少呢,我娘去的早,沒人約束得了他,如今倒在你們面前裝模作樣起來了,哼~”

雖然藺晨很是抱怨,可蕭景琰知道,藺晨與老閣主之間的感情十分深厚,便也不甚在意,只是看著藺晨不安分的樣子,不由失笑。

“美人兒殿下,你果然是笑著的時候比不笑要好看上許多呢~”藺晨說著,伸手勾住了蕭景琰的肩膀,“艷陽高照日,正是品酌好時候啊~”

這一世,或許是因為藺晨還未經歷與梅長蘇的生離死別,也未經歷那些朝堂之上的爾虞我詐,顧而性子比蕭景琰之前所熟知的還要跳脫,只是,這樣的藺晨,更讓蕭景琰羞赧了,因為,蕭景琰知道自己更喜歡現在這個藺晨。

“對了對了,過幾日我帶你去嘗嘗我一位老友做的素齋,告訴你啊,他那手藝可在瑯琊美食榜上排名首位呢,保準你唱過一次就欲罷不能!”

“好…”

“還有,我從小認識的頂針婆婆做的醉花生那叫一個美味,雖說只是區區花生,可那做工,那味道。保管你吃過一次就流連忘返!”

“好…”

“對了,你去過神農山嗎?那地方雖說比我們瑯琊山差了一點兒,卻也是個精妙的地界兒,等以後有時間了,美人兒殿下定要與我同遊覽一番啊~”

“一定…”


—————————————————————


實力維護閣主的殿下出現惹!
這兩天在朋友圈貼凱凱的圖片說是男盆友,竟然真的有人相信…不過抱歉,我還沒有能配得上凱凱的美貌!(那你也是臭表臉!)
誒嘿嘿嘿~每天腦補殿下和閣主這樣那樣根本停不下來!而且已經完全偏離大綱的設定,我有罪!
總之之後就是兩個人感情一路升溫惹…(這是什麼狗屁結論啊餵!)

【楼诚】文章整理

肉肉月半子:

楼诚文:


三生三世戒•情人(蔺靖,楼诚,凌李)已完结  :12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三生三世番外:彼岸花    孟婆      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曲终人不散


情人节番外:世界第一初恋(蔺靖,楼诚,凌李)


【黄赵】太阳的后裔: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谭赵】爱情三十六计(ABO):


卷一 胜战计1瞒天过海 2围魏救赵 3借刀杀人 4以逸待劳 5趁火打劫 6声东击西 


卷二 敌战计7无中生有 8暗渡陈仓 9隔岸观火 10笑里藏刀 11李代桃僵 12顺手牵羊


卷三攻战计13打草惊蛇 14借尸还魂 15调虎离山 16欲擒故纵 17抛砖引玉 18擒贼擒王 


卷四 混战计 19釜底抽薪


【胡陈】挖个祖宗做情敌:1 2 3


【楼诚】爱上人工智能,算不算爱情?:1-2 3-4 5-6 7-8


鱼水合欢(楼诚人鱼梗):沧海篇


楼诚深夜60分:阿诚的目标(更上一层楼)


                         明先生的点到为止


                         明家日常之斗地主


                         爱你是我戒不掉的瘾    忙里偷甜—楼诚的第一次   


                         三生三世奈何桥


                         明家火锅日常


                         明诚的起承转合(复生)


                         明秘书出走记


                         非“诚”勿扰之探戈


                         纽扣迷案之明·福尔摩斯·柯南·台


                         戒之以情  约指以诚


                         


                         秘书与秘书


                         护手霜


                         何处容身


                         诚不欺我我欺诚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第八号当铺之恶魔的交易


                         明家日常之打麻将


                         最后的魔术


                         明诚的情书


                         黑白键


                        比翼双飞,至死不渝  


凯源文:


弟心引力:1 2


其他类别:


寒心澈骨为君生(我和男神谈恋爱):1 2 3 4 5 6 7 8 9 10


孙大圣:化妖

【楼诚/现代/志怪】养蛇

这人都长这么好看了,怎么还要交作业——by楼先生
简直爱死这篇文!!!!⁽⁽(ી₍₍⁽⁽(ી⁽⁽(ી₍₍⁽⁽(ી( ˆoˆ )ʃ)₎₎⁾⁾ʃ)₎₎ʃ)₎₎⁾⁾ʃ)₎₎好棒

夜鸦:

脑洞如鞭炮,挨个连着爆。_(:_」∠)_


阿诚捡了条大胖蛇。应该也是一发完。




——




学校社团招新结束,明诚作为副社长被委以重任,带着新生去城郊的山里徒步做团建,促进花朵们之间簇新的友谊,激发大家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乐观精神,培养为祖国工作三十年的健康体魄。




「社里女生这么多,搞徒步太累了吧,」明诚善良地提出建议:「我们可以去撕名牌、密室逃脱什么的。」




「不行,」社长梁仲春同学挥手拒绝:「做社内活动拉不到赞助,预算人均10块钱不能更多了。」




于是全体社员花了人均两元坐了趟公交,自带盒饭背着大包在校草阿诚学长的带领下开始爬山。




明诚给包里留了大半空间,预备用来给学弟学妹帮忙减轻负担,然而学妹们懵懂又害羞,完全不知遮掩自己力大如牛的本性,背包登山入上天火箭。




白背了这么大个包了,明诚遗憾的想:早知道就该多拿点零食过来的。




盘在树枝上的蟒先生瞧见了,决定热心肠地替美男子解决他的惆怅。




下山时的明诚:咦,包怎么沉了这么多?




大概是爬山太累了吧。






——






蟒先生一大早就盘到了屋顶灯上,明诚醒过来的时候,它正用尾巴缠着灯绳、吊下来装死。




明诚睁眼惊出一身冷汗,赶紧又睡了过去。




蟒先生:「……」






——




「所以说……你是昨天在山上钻到我包里的?」




蟒先生缠着明诚的腰,头搭在明诚肩膀上,暖乎乎地只想睡觉,尾巴尖动了动,表达出一种「你说的对」的认可。




「好吧,那我收拾一下,待会儿送你回家。」昨天走了一天路的明诚有点腿酸,决定下楼开大姐的车。




蟒先生听懂了,「咻」地竖起来,嘶嘶吐气。




明诚腰被勒得喘不过气,拍着大蛇求饶,直到指天发誓保证完绝对不把它送走,蟒先生才松了劲。




这蛇看上去好大呀。明诚有点发愁,于是偷偷拍了张照片,发到微博上艾特了博物君:





@田园画派入门中:@博物君 你好,从山上捡了条蛇回来,请问是蟒蛇吗?有没有毒?想试着养一养呢。[可爱]





没过一会儿,就接到评论提醒:



@博物君:黑眉曙蛇,又叫菜花蛇。不是蟒,没有毒,能养,就是也太肥了点,估计比较能吃,如果经济条件不允许的话还是放归山林吧。





明诚很激动,看着蟒先生想:




原来你叫菜花呀!






——






蟒先生当然是有名字的。当它终于发现明诚说「菜花」是在叫自己的时候,那简直要被真实的气死了。




它盘到明诚的笔记本边上,用尾巴砸键盘。




「楼……大王?」明诚有些惊悚,他觉得这个名字还没有「菜花」好听。




蟒先生冷着脸——当然它本来就是冷的,只是此刻更冷了一点——又用尾巴改了改。




「楼大哥?」明诚小心翼翼地瞧他,暗忖:这么在意表示身份的称谓,估计是一条在爬行动物界地位很高的蛇吧。




「我叫你先生好不好?」明诚很诚恳地问他:「先生是一种很优雅的尊称。」




蟒先生满意了,「哧溜」地又缠到明诚身上去,要抱抱。






——






先生比明诚估计得要吃得少得多,不过因为嘴挑得很,为了能让它吃得称心合意不发脾气,明诚很是花了一番功夫。




「先生,你为什么瘦不下来呢?」明诚一边冲澡,一边跟躺在浴缸里转圈的楼先生聊天。




楼先生把头从浴缸边缘探出来,有些委屈地看着明诚。




「?」明诚以为自己说话冒犯了,赶紧抿了嘴,低头冲水。




真是呆子,楼总怜爱地望着青年:得靠运动减脂啊!你什么时候才愿意跟我来做运动啊?




楼先生的春心跟着被水冲下来的泡沫一起。滑过明诚年轻的身体曲线,一直流到了下水道里,没有任何回音。






——






天气冷了,楼先生开始整日昏睡起来。




明诚今天还是抱着大蛇在赶paper——他的手臂和肩膀都已经被锻炼得很强健了。




楼先生睡了一天,而明诚则熬了个通宵。它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透亮,明诚桌子上空了几杯黑咖啡,青年亮晶晶的圆眼睛下面挂着黑眼圈,眼里全是红血丝。




楼先生心疼了,它看着明诚,真挚地向人类发出心灵拷问:这人都长这么好看了,为什么还要交作业啊?






——






明诚最后是在温暖的床上醒来的,身上除了被子之外没有别的重量。




「先生?!」明诚猛地惊醒了,掀开被子到处摸,他的大胖蛇不见啦!




楼先生看到心里甜甜的,伸长尾巴在空中甩了甩。




「咦?」




楼先生盘在桌子上,身前的笔记本开着,更重点的是,他的脑袋上架着一副小金丝眼镜。




「这是什么?」明诚下了床走过去戳了戳,是真的镜片,不是空架子。




楼先生拿尾巴尖指了指屏幕——两万字的论文完工了。




明诚惊呆,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而论文确定已经做了完整的结论,验证了数据模型,连格式都调好了。




「你帮我写的?」明诚隐约记得自己写到后面突然就昏睡了过去。




楼先生拿尾巴尖抵了抵眼镜架子,极力表现出一种谦虚。




明诚看着这条大胖蛇,心里头有些慌,嗫嚅了半晌,直到对方都要把头伸到自己脸颊上了,才抖着声音说:「谢谢你,先生。」




楼先生开心得不行,吐信子舔了舔明诚的脸颊,啧啧啧,烫死了。




随后楼先生又睡着了,这次他没有缠着明诚,乖乖地缩到床上去躺着,催眠阿诚用了点法力,它现在累得要命。




明诚确认过他的呼吸,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在论文封面敲下哪几个字:





合著者:明楼





唔,在你们妖怪界,据说如果被人类赋了姓名,就得一辈子跟着那个人了,是不是?




明诚把论文发到导师邮箱,趴到床边看着他的蛇,拿手指轻轻戳它。




「你就跟我姓了,好不好?」




明楼睡着了,尾巴尖无意识地缠上了明诚的小拇指。










被秀了一脸的论文君:大意了。








 - 应该没有后续的 END -



目录

偶尔使用的小号:

看了一下自己的归档,简直乱的惨不忍睹,所以整理一下好了




长篇:


《如沐春光》【楼诚】【现代AU】 架空,少量风镜、台丽出现


(番外)《风寒不谙春暖》 


(番外)《逛个超市?》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完结番外 (上) (中) (下)   后记


《如沐春光》X《这么远那么近》蔺靖番外:《思·守》(全)


《如沐春光》X黄方番外:《这个便利店颜值有点高》


《如沐春光》X《寒潭易度》谭陈番外:《以身犯险》




【楼诚】《柳色惜寒》【现代AU/黑道ABO】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番外)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小短篇:


《这么远那么近》【蔺靖】【现代AU】


番外(上) (下)   番外和小段子的脑洞由来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夕阳 (上)  (下)


《来个绑架的老梗吧》


小段子  《嘴唇》 


正文(上) (下)   


《夕阳café》




【谭陈】《寒潭易度》


(上)  (中)  (下)


番外:《桃花树,蝴蝶伞》


番外:《For Z》(上)  (中)  (下)


【谭陈】《假如他俩跟团游




陈亦度台词整理完毕(目录汇总)






《推拿师》【楼诚】


与原片设定不同,阿诚当年并没有和明楼一起出国。清水!暖向,无虐


(一) (二) (三) (四)




零散小段子:


【楼诚】:


《字》 《笔迹》


《知乎体/人心浮躁的今天,怎样才是与恋人相处的正确方式?》




【蔺靖】:


《若水》 《一剂药方》


《金陵雨》 《终一舞》


《凤眼纹》 《霜无痕》




【庄季】


互怼小段子




【洪季】


小甜饼




【凌李】


《没什么是一顿麻辣烫解决不了的》



【蔺靖】繁华之城(5)

七大人啥时候能盼来更新啊=͟͟͞͞(๑•̀=͟͟͞͞(๑•̀д•́=͟͟͞͞(๑•̀д•́๑)=͟͟͞͞(๑•̀д•́

是七七呀:

 @一罐可乐酱 来,宝贝儿,是时候贡献出你的49个微博小号了(pia飞


*目录点我




放假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下了飞机,家都没回就被面色凝重的列战英拦了去路。


“Shit!”萧景琰支开旁人,一拳砸在火红的兰博基尼前盖上:“五哥真是好本事…你爹的老部下我找了那么久一个都没见着,他竟然一下子绑了俩来!这摆明了是要我露马脚!”


梅长苏点支烟却不吸,烟雾自两指之间升起来,虚虚拢着他的下巴:“是啊,咱们小瞧他了。景琰,你救是不救?”


萧景琰猛地回头,被那烟呛得止不住咳:“小殊,你不想救么?”


“当然想。”梅长苏直起身来同他平视,目光平静如水:“我是怕七少不想救——不说这个了。等明天我寻个由头把他引开,你安排人去他私邸。”


“不行!他明明就是怀疑你的身世,你不能送上去让他抓个现行。我去引开他,你来安排。”


“景琰,别闹。你万一出点什么事咱们的计划就全完了,你还想不想做萧家家主?”


眼看事态避无可避地朝向划拳解决的方向发展,突然有把折扇拐着弯飞过来,一人脑袋上给了一下又回到主人手里:“我说,就你俩这智商还想着称霸繁城呐?啧啧啧,我养的鸽子都比你们聪明些。”


萧景琰挨了骂,面上却是很高兴的样子,一眨不眨地看着青年向他走过来:“蔺…蔺先生有什么高见吗?”


“高见没有,跑腿儿的倒有一个。”蔺晨摆摆手,跟梅长苏并排倚在左侧车门上:“喏,我去给你们引开他,你们想法儿救人就行了。七少放心,我肯定能好好地回来。”


萧景琰的笑僵在脸上。梅长苏心知不好,眼疾手快地拉住他手腕:“景琰,你别激动。先回家,咱们再从长计议。”


 


功高震主,养虎为患。萧选思虑再三,还是派出一批死士,团团包围了林家大宅。


蔺晨才刚念大一,说什么也要萧景琰陪他过十九岁生日。两个人的时光在摩天轮的最高点静止,像所有热恋中的小情侣一样傻兮兮地亲来亲去。


萧景琰气都喘不匀,好说歹说偏过头去被蔺晨揽在怀里:“别,不行了…晚上还要跟小殊吃饭呢,可不能太丢人。”


蔺晨难得听话一次,最后一个吻落在他修剪齐整的鬓角处。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暗红色天鹅绒的首饰盒,引着萧景琰的手指把它打开,里面交颈依偎着一对儿素白男戒。


“景琰,我现在没什么钱,可也想先预定你的一辈子。你等着,最晚超不出十年,我一定拿大钻戒来跟你换。”


萧景琰屏住呼吸,由着青年拉起他的左手小心翼翼戴在中指,又把另一枚别到自己耳朵上。


“我们老蔺家,耳环是最重要的饰物。”蔺晨说得一本正经,伸手出去拉萧景琰:“你是我的人了,不准再跟别人好。”


萧景琰笑着弹他额头,被人捉住刚刚戴了戒指的手,从指尖一路吻到手心。


铃声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萧景琰觉得,他从来没见过慌成这样的林殊。


“景琰,景琰你爹要杀我全家!你是不是跟蔺晨在一块儿呢?让他和他家老爷子来救救我,快点!”


蔺晨二话不说按了降落按钮,拼了命地不许萧景琰跟自己一起去。


他抱着他,说景琰你不能明目张胆跟你爹做对,说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呢,说我一定把小殊给你活着带出来。


说,景琰放心,我肯定能好好地回来。


 


萧景琰呆呆地坐在林家会客室里,也不说话也不动,连飞流都不敢招惹他。梅长苏推门进来,跟那尊雕塑面对面坐了,挑一把紫砂茶壶给他泡云南普洱。


“景琰,你别太紧张。老五的手段再怎么说也要比你爹差一截,蔺晨又机灵,不会出什么事的。”


“但愿吧。”萧景琰往后倚在沙发靠背上,很是疲惫地揉捏眉心:“可是小殊,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他了。”


我会想杀人的。


梅长苏不语,打心眼儿里心疼这对儿少爷公子。


楼下突然骚乱起来,萧景琰神色一凛,接着却看见列战英喜滋滋地小跑上来。


“七少,人救出来了,蔺少爷也回来了。苏先生好计谋!”


梅长苏一怔,接着便心急火燎地去接他两个叔叔。萧景琰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拽着那个四处乱窜的月白身影扔到书房里。


“七七七七少,你干嘛?我都说了我…”


“你是直的。”萧景琰看着那双桃花眼,一手勾住他的领带把人压在书柜上:“所以你可以推开我,我不介意。”


蔺晨愣住,有两片淡色薄唇轻轻巧巧地覆上来,甚至还伸出一截软嫩小舌往他嘴里探。他不记得自己同谁接过吻,可这触感却是实打实地熟悉,让他生出几分贪恋的心思。

他略略迟疑,最终还是抬起手臂,拥住了怀里人。

【谭赵】见色起意6

好想好想一次就可以看到全文啊(」゜ロ゜)」还有如此甚好…每天等更新好着急啊=͟͟͞͞(๑•̀=͟͟͞͞(๑•̀д•́=͟͟͞͞(๑•̀д•́๑)=͟͟͞͞(๑•̀д•́

搂小腰:

  这个人,美,很美。
  
  美到任何夸奖之词都显得苍白和多余。或许他的五官并不算完美,但组合在一张脸上的时候,就只能用美来形容。他坐在那里看着你,就算一言不发,面无表情,也让人下意识地想接近,说上一句话,都能让人感到莫大的荣幸,并因此心潮澎湃,呼吸急促。
  
  容貌昳丽就算了,头发还是逆天的银色长发,在小说里看到这样设定,可能还不觉得有什么,然而一旦化身有血有肉的人物,走到你面前的时候,赵启平只觉得酷炫到没朋友。
  
  银发的雪肤美人,难怪赵柒这个小媚娃体质的都觉得危机感十足。
  
  要知道在原文里,这头银色长发,可不止是增添美色,在床事中也是重要辅助之一。
  
  “柔滑如锦缎般的银色长发披散在白皙细腻犹如上好瓷器的肌肤上,斑斑吻痕若隐若现,让冷夕如同堕如色域的仙,高贵出尘,却又那么低贱淫荡。”
  
 
  
  美人有些高冷,看了赵启平一眼后就移开了目光,也不打招呼。
  
  但美人有特权,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他失礼,反而会让人有种“美人就该如此”的想法。
  
  所以赵启平刚出口的招呼被尴尬地堵回去后,他不在意地笑了笑,先问了客人好,再和谭宗明、王伯问好,语气自然,大方又乖巧。
  
  王伯没有看出什么,乐呵呵地让赵启平坐,说今天的客人就是这位,帝国皇家科学院的主任级别研究员冷夕。
  
  冷美人姓冷,人如其名。
  
  赵启平圆眼微弯,笑着和冷夕自我介绍,并且再次问好。美人这次理他了,倨傲地微微颔首,眼神冷淡。
  
  王伯依然是笑呵呵的表情,说:“小夕不怎么爱说话,倒是和小柒刚来的时候一样。”
  
  赵启平内心掀桌,哪里一样!他有这么拽吗!
  
  “小柒那时候很拘礼。”一直没说话的谭宗明开口了。
  
  几人一愣,没怎么听懂谭宗明的意思。赵启平心下一动。
  
  
  
  
  晚餐开始后,这几天一直安静如鸡的“剧情维护”系统,开始刷存在感了:
  请宿主完成剧情——拒绝冷夕留在谭宅住下,并且在晚宴中拂袖离去。
  
  赵启平一手拿着酒杯,作势饮酒,以掩去嘴角的抽搐。
  
  拂袖离去,看不出来,这还是一个有文化的系统。
  
  原文中当谭宗明说冷夕将在谭宅住下的时候,病娇小媚娃瞬间就炸了毛,当场说出他不同意,让场面十分尴尬,谭宗明和王伯说出的救场话都被赵柒认为是偏帮冷夕,然而赵柒本就是寄人篱下,哪里有立场拒绝,气愤和委屈之下,赵柒甩了脸离开餐厅。
  
  这场戏属于重要情节之一,目的是为了让赵柒一直以来乖巧腼腆的形象被毁,给谭宗明和王伯留下无理取闹的印象,并且让赵柒危机感更甚,越发讨厌冷夕,下定了要趁早出手勾引谭宗明的决心。
  
  系统自动帮赵启平画好了剧情重点,接下来就是赵启平的临场发挥了。
  
  “冷先生这么年轻就在皇家科学院担任主任研究员,真厉害。”赵启平放下酒杯,真诚夸奖道。
  
  这个确实厉害,冷夕并不是一个花瓶,赵启平说得真心实意。
  
  冷夕睨他一眼,鸦翅般的黑眼睫让那双眸子越发凛然,红唇轻启,“一般。”
  
  赵启平切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细嚼慢咽,眼神止不住地往冷夕那边瞟去,眼里满是不加掩饰的惊艳。
  
  少年大大眼睛似乎会说话,让人一看便知他在崇拜着冷夕,很有好感。
  
  “科学家是我最崇拜的人了,学帝国发展科技史的时候,我特别留意了,他们过半都是皇家科学院的人。”少年歪歪头,沉吟了一下,“说起来,那些大师和冷先生是同僚呢。”
  
  少年说到这里,眼里细碎的光亮快要溢出来了。
  
  冷夕终于正眼看了一下少年,虽然还是冷着一张漂亮面孔,但赵启平知道他现在心情不错,毕竟荣誉出身这种东西,不管在哪个领域都是很重要的,更何况是皇家科学院这种牛逼哄哄的招牌。
  
  王伯看着两个小辈“相谈甚欢”,很是欣慰,对赵启平说:“小柒很崇拜冷先生?”
  
  赵启平脸颊泛红,耳根全红,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冷夕,轻声“嗯”了。
  
  王伯笑得越发慈祥,“那正好。今晚要说的这件事,小柒肯定会很高兴。”
  
  赵启平不解地看着王伯,王伯笑呵呵地正要开口,谭宗明却把话接了过去。
  
  “我来说吧。”谭宗明放下餐具,拭了拭嘴角,侧头看着赵启平微红的面颊,目色有些幽深。“冷夕以后就在谭宅住了。”
  
  赵启平惊愕地看了看不发一言的冷夕,又看了看谭宗明,表情有些激动。
  
  王伯还以为他是太高兴了,结果少年的下一句话差点让他觉得自己幻听了。
  
  “我不同意!”
  
  几道目光瞬间聚在赵启平身上,冷夕很快移了去,事不关己一般继续吃东西,只是眼角眉梢的寒意都快结冰了。
  
  这下换成王伯惊愕了,“小柒……”
  
  赵启平陡然提高了声音后,自觉失态,脸“唰”地就红了,求救一般看向谭宗明,像犯了错找大人的孩子。
  
  谭宗明倒不像王伯那般惊愕,反而脸上有些兴味,接到赵启平的目光后,稳稳地开口道:“小柒有问题吗?”语气温和,在赵启平听来,充满了长辈的包容。
  
  看来自己的“弟控”调教是真的有效!赵启平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我……”少年声音细细的,柔柔的,很好听,“我就是觉得,谭叔叔已经够打击我了,如果冷先生再住下的话……”少年瘪嘴,“我学习压力好大。”白净的小脸上一片愁色,似乎在很认真地苦恼这个问题。
  
  王伯第一个笑出声,居然是因为这种事,小柒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冷夕也觉得这理由极其出乎意料,但看着少年脸上的不似作伪的苦恼之色,眼里的冷意消退了些。
  
  谭宗明倒还一如既往地镇定,只是嘴角弯起的一抹笑意,表明他的忍俊不禁,见少年越发紧张,细白的手指就捏着小叉子不停摩挲,谭宗明挑眉道:“怎么,开始灰心了?”
  
  赵启平涨红了脸,在谭宗明含笑的目光中“蹭”地站起来,扔下一句:“我去温书了。”
  
  落荒而逃。
  
  不过赵启平坚持认为自己是“拂袖离去”。
  
  身后几人,对赵启平突如其来的“OOC”颇有些反应不能,谭宗明眼带歉意地对冷夕说:“小柒面皮薄。”
  
  冷夕对谭宗明倒不是不假辞色的冷漠脸,摇摇头,“无事,小孩心性罢了,以后我会注意些。”
  
  若是赵启平在这里,一定会目瞪口呆,明明他已经把事件的性质都改得面目全非了,为何冷夕说的这句话还和原文里的一模一样。
  
  
  
  
  回到房间后,赵启平长舒一口气,系统到这时候都没有降下“惩罚”给他,应该是“满意”自己的表现了。
  
  赵启平低头看着自己白嫩的手掌,手心向上,摊开,露出掌心里的纹路。如果说这些纹路真的是一个人的命运的话,那么他现在可以确信,他将自己的命运握到了手里。
  
  到目前为止,赵启平找到了系统的三个“弱点”。
  
  第一,系统可以抹杀他,但更需要他来完成情节,支撑这个世界向前发展。他们中任死一个,便是同归于尽的结局,谁也别想好过。不过,他不想死,系统也想活。
  
  第二,系统给他的惩罚虽然是精神上的,但系统却探听不了他内心想的是什么,只会通过他的外在表现,如语言和动作,来判定他是否遵守了剧情。
  
  第三,系统完全是个被输入硬性指令的机器人,机械又呆板,很容易被机智的地球人哄骗。
  
  赵启平列出三条后,笑得意味深长。
  
  
  
  
  心情很好的赵启平在大床上左右翻滚,直到有人敲门,他才收拾好心情,强压下激动,恢复内向矜持的人设。
  
  不过,他明显是忘了自己的小媚娃容易哪儿都红体质,所以当谭宗明进屋后,看见的就是少年一脸“春情荡漾”,小脸扑红,双目含水的可人模样。
  
  谭宗明问:“我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赵启平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道:“我现在没什么事要做。”
  
  谭宗明说:“这种事很正常,不用不好意思。小柒长大了。”语气里饱含欣慰。
  
  再明白不过来,赵启平以后回去就不在老司机界混了。敢情谭宗明以为他方才在自wei。赵启平哭笑不得。但也知道这种事越解释越混乱,索性避开不谈了。
  
  “您有事吗?”赵启平直接奔了主题。
  
  谭宗明在沙发上坐下,颇为闲适地叉开长腿坐着,赵启平的眼神在某个部位飘忽了一下。
  
  谭宗明正是专心注意他的时候,赵启平这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下意识的动作,被他尽收眼底。
  
  这小家伙。谭宗明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但面上却是不显,对赵启平说:“我是来问问,小柒你对冷夕在这儿住下有什么看法。”
  
  看法?赵启平一惊,谭宗明居然看出自己对冷夕隐藏的针对了吗?
  
  “我……没什么看法……”赵启平小心翼翼地措辞,“冷先生住下后,我还可以向他请教学业上的问题。”
  
  谭宗明手臂弯曲,手肘支在靠枕上,摸了摸自己的眉尾,一派从容,“叔叔教的不好吗?”
  
  赵启平自然要立刻说好。
  
  谭宗明放下支着的手肘,松松地将手掌搭在大腿上,“冷先生事情多,耽误不起,并且他很不喜欢有人打扰工作,小柒最好还是别去了。”
  
  赵启平这次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稍微犹豫了一下,才有些纠结和失望地点头:“好。”
  
  谭宗明站起身,走到赵启平面前摸摸软毛,微微弯腰,倾身道:“有什么尽管来问我就好。”
  
  强大雄性的摄人气息兜头笼罩下来,距离太近,赵启平裸露在外的肌肤,起了细微战栗。
  
  
  
  未经人事的雏儿。还是敏感体质。似乎轻轻一搓揉,便会化成水,在春风袭来的时候,碧波荡漾。
  
  
  

  
  
  未完待续